首页 ENGLISH
 
  关于我们 | 产品中心 | 设备展示 | 新闻中心 | 销售网络 | 人才招聘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企业新闻
行业新闻
专题报道
行业知识
网站公告
 
 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崧厦伞业发展之路
发布时间:2014-07-17 

                                                                                                  伞业专业村唐嘉桥  
          崧厦镇唐嘉桥村人民公社时称为崧厦公社民丰大队,她由汪家岸、唐嘉桥、后唐嘉桥和周家四个小村落组成,有400多户人家,1300來人口,现属严巷头行政村。勤劳聪明的唐嘉桥人很久以前已从事家庭手工业,纺纱织带、织毛巾、制豆腐袋、缝钿褡(过去盛铜钱、铜板、银元的布袋),那时,已远近闻名。有句俗话:“毛巾、鈿褡、带,背着到处卖”,唐嘉桥人不但在崧厦街上摆摊做生意,而且还将这些产品销往嵊县、新昌,甚至更远的金华、兰溪、直至衢州一带。那时,周家几乎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会编竹器,他们起早摸黑,打淘箩、做饭篮、编热水瓶外壳,又半夜三更挑着各种竹器,到余姚黄家埠、临山,去沥海、东关等地赶集,落市以后,若有剩余的竹器,尽管此时人已饥肠辘辘,但还得坚持串村挨户,一边叫卖,一边往回赶路。因为人多地少,为了生计,唐嘉桥人早已亦农亦工亦商,风雨兼程一路前行。时代在前进,社会在发展,昔日的许多东西已离我们渐渐远去,只能在博物馆中见到它们的踪影。然而天无绝人之路,随着我国改革开放,赚钱致富的大好机会已经來临,唐嘉桥人抓住机遇大显身手。 UU[z\^w| E  
          唐嘉桥与曹江村一直相邻相伴,历史上深受曹江村人修伞传统的影响,1967年,汪家岸19岁的文兰怀揣生产队的一张证明,便去杭城修伞。那时,修(油)纸伞、补阳伞,一天也有四五元的收入,比泥木工匠当时每天1.60元的工资已高了很多,文兰心滿意足。他在杭州站稳脚跟以后,又陆续带领阿弟文炳等人一起闯荡,以后,他们兄弟几个一直在外修伞。在他们的影响下,唐嘉桥外出修伞的人越來越多。随后一部份又去杭州、上海等地收购坏伞,一边修理一边销售。虽然收购坏伞不需要什么技术,人人都会,但上车落船劳动强度很大十分辛苦,几趟收伞经历已让唐嘉桥身单力簿的朱乐刻骨铭心,后來,朱乐只得选择外出修伞。虽然朱乐文弱书生,但他随机应变能力极強,1980年冬,朱乐与他舅爷见川在永康一带修伞,发现当地有厂家生产伞配件,並获悉有不少等外品正待处理,于是他们前去洽谈,很快搞來一批套皮伞柄和铁制中棒,在崧厦街上零卖。此时,崧厦一带外出修伞的人不断增加,大有蔓延之势,他们正需要这样的伞配件。由于伞配件适销对路,利润又不薄,他们尝到甜头以后,一直坚持设摊,成为崧厦街上有史以來伞配件销售的第一摊。随着我国进一步改革开放,崧厦修伞队伍的不断扩大,伞配件的需求量越來越大,阿乐不失时机购置设备,雇用了四五位员工,办起了家庭作坊。他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利用废旧材料进行加工,制成配件,一边做一边卖。经过几年苦心经营,阿乐已积累了一部份资金,准备改善住房条件。1986年,一幢漂亮的三楼在旧村落中拔地而起,犹如鹤立鸡群,一时轰动,人们议论纷纷,都说阿乐的上代给他留下什么宝贝,如此财大气粗,有人猜测阿乐在外面发了横财,唯有汪家岸的文炳敲在点上,认定阿乐的配件生意很赚钱,他心里正盘算着这件事。 Nmt~1.J  
           随着崧厦伞业的发展,伞配件、伞面生意日趋红火,声名远扬,外地客商纷至沓來,一个新的商机已现。1987年冬,文兰、文炳兄弟俩不再走南闯北外出修伞,经过一番谋划,兄弟俩从建德三都镇搞來一车次品配件,分门别类整理,准备设摊销售。整理时,他们发现这批配件不但质量较好,而且品种齐全,能组装成不少伞架。于是,他们敲敲打打,一边组装,一边物色买主。不想歪打正着,与此同时,联塘顾家叔侄已从沿门修伞、绷伞率先转到正式批量制伞,他们正需要这样的伞架,希望文兰、文炳兄弟常年生产。此时,三联那边制伞的王氏兄弟也闻讯赶來,上门求购伞架,初试牛刀,組装伞架获利不小。后來,文兰、文炳陆续从联塘村几位贩销人员那里转手买进一车车次品材料和库存配件,有了充足的配件,组装伞架常年不停,他们还在街上销售那些不能成套的配件。 %K=_  
          随着崧厦制伞企业的不断涌现,伞架的需求量节节攀升,文炳的伞架作坊不断扩大,自己的房子不够用时,还租用了老张湖庙的部份房子作为工场,随着业务的不断发展,员工多达六十余人,而且常常加班加点,但伞架仍然供不应求,每天早上都会有七八个人在他家排队等候,期间,还有人不断催促,文炳忙得团团转。天天如此也不是办法,后來,文炳从建德进來半成品的全新二折伞架,直接批卖给一些制伞厂,让他们自已去组装。由于文炳家紧靠大路交通方便,要货的人很多,虽然他办厂时间不长,但当时组装伞架大方向对头,生意十分红火,因而资金积累很快。三年以后,文炳将自家住房进行了翻建,一幢漂亮的新房让人刮目相看。农民最讲实惠,一看文炳发了,原來给他打工的亲朋好友、乡邻乡亲纷纷效仿,便自立门户办厂。不久,小小的汪家岸陆陆续续办起了二十多家伞架作坊,榜样是一种无声的宣传,唐嘉桥这边也办起了等十多家伞架厂,其中有朱乐家的“雨富”伞架厂,在文兰、文炳兄弟的引领下,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唐嘉桥南片已形成了一个伞架制作群体,有四十多户人家从事伞架制作,成为当时特有的一景。春來冬去,随着崧厦伞业的进一步发展,伞架的需求量更大,又引领周边村堡涌现出一大批伞架作坊,他们共同推动着崧厦伞业不断发展壮大,毫无疑问,文兰、文炳兄弟是崧厦伞架制作的开拓者,为崧厦制伞业的诞生与发展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AOKC1iD%Y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唐嘉桥北片的周家人也不甘寂寞,纷纷洗脚上岸,走南闯北出去修伞。随后,他们也经历了坏伞收购,沿门绷伞(更换伞面)。1986年秋,周家的建华看到崧厦集市有许多漂亮的尼龙伞面,此时,他突发灵感打算制伞。于是,他挑选了一批质量最好的伞面,又从严巷头阿龙那里的旧料中拣了几百把二折伞架,走上了制伞的创业道路。那时,建华每天早出晚归,风雨无阻骑着自行车去百官,在人流量很大的上虞第一百货公司附近摆摊。一天二三十把、四五十把的销量,一遇雨天生意更好,能卖一百多把,建华心里乐滋滋的,十分滿意。但生意並非顺顺当当,为了维护县城形象,城管人员不断前來驱赶,不准他随地设摊。实在无奈,建华发挥小聪明,他带着香烟、礼酒抱着一线希望前去孝敬相关人员,恳求他们高抬贵手,放他一   码。烧香拜佛到蛮灵光,后來真的太平无事,他继续在原地摆摊。 1ZRkVHiz0  
          此时,同村的要好朋友国兴看到建华不再四处奔波,已经在家安心制伞,俩人已很久没有聚谈,一日,国兴前去闲聊,得悉建华制伞效益很好,自产自销每把伞有一元多的利润,並且人也比修伞、绷伞时轻松舒服多了,不再跑得脚底起泡,吃顿饿顿。从此,国兴也开始制伞,建华继续在百官上街叫卖,国兴在下街工农桥头(今青春路口)摆摊,两人遥相呼应,互不干扰。二折尼龙阳伞款式新颖携带方便,深受顾客欢迎,摆摊期间,不时,有山区的供销社前來批发。后來生意越做越精,建华他们一边摆摊,一边到人流量集中的车站、码头以及商店联系,让他们代销阳伞,经过一番努力奔波,伞的销量渐渐上升,形势喜人。可麻烦事又來了,城管人员再次驱赶他们,並且态度十分坚决,不得已建华故技重演,再次登门拜访,此时,那庙里已经换了菩萨,不吃这一套,建华无功而返。 #pK" ^O*!  
          百官的地摊已摆不下去了,此时,代销业务已经有了起色,为了进一步拓展业务,建华他们又去宁波等地寻找合作伙伴。经过二三年的苦心经营,伞的销路渐渐打开,制伞产量也从最初每天四五十把、五六十把,上升到一二百把、二三百把。春來冬去,周家原來从事修伞、绷伞的一些人,一看建华、国兴俩人的制伞生意日趋红火,接着志良、永昌、小海等人纷纷效仿,也动手制伞。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家的制伞作坊还在不断增加,到1990年前后,小小的周家已有十七八户人家从事制伞。唐嘉桥这边,徐海南夫妇与众不同,他们独辟蹊径,创办了“仲海”太阳伞厂,专制太阳伞。伞厂一多,销路成了问题,开始,周家人还是象卖竹器一样,到余姚、慈溪赶集,在车站、码头摆摊,以后又去宁波、奉化、象山一带。靠摆地摊自己零卖,这样小打小闹,长此以往总归不行,只得另谋出路。不久,他们将伞运往杭州红太阳小商品批发市场、杭州汽车东站批发市场,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伞已有了稳定的销路,每个星期都要发货。虽然阳伞生意形势很好,但运输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们。当时,要货电报一到,几户人家一邀,讨一辆三卡或雇一部拖拉机,将伞运往杭州,但兵临城下,拖拉机不能入城,到了杭州还得由人力三轮车驳运进去,十分麻烦。不久以后,崧厦到杭州有了直达班车,为了抢得先机,有的厂家夫妻俩起早摸黑,拉着装滿阳伞的板车,丈夫在前面躬着身子呼哧呼哧地拉着,妻子在后面使劲地推,夫妻俩同心协力一步一个脚印,汗流浃背地在高低不平的机耕路上艰难前行。到了车站,付了行李费以后,还得自己背着阳伞,爬上那高高的行李架(以前,行李架都在车背上),一箱一箱把伞装好,然后蒙上网皮,再捆扎稳当才算完事。那些迟到的人家,只得将伞暂放在行李房,等待时机运往杭州。 %yjD<2J;  
          当年,周家那些伞厂的小老板,每天忙得团团转,上午到汪家岸定伞架,去市场买手柄,买伞珠,买各式各样的配件,拿着清单一处处选购,一餐中饭往往要到12点以后才能落肚。下午,他们又骑着自行车、开着摩托车赶到伞面专业村联海、章家沥那里,挨家挨户看货,一顶顶挑选,讨价还价,收购伞面。为了节省成本,他们买來次品伞布、小料零头布,自己裁剪,由妻子女儿用家用缝纫机慢慢缝制,或者请人帮忙。绕(音)伞面、上手柄、整理以及套袋子,男女老少齐上阵,忙得不可开交。为了抢速度,晚上还得装箱打包,常常干到深更半夜,精疲力竭,天天如此,唉,周家人命中注定,终身劳碌。虽然人十分辛苦,但苦中有乐,此时,钱袋子一天天鼓起來了,随后,鸟枪换炮,自行车少了,摩托车多了,一幢幢漂亮的三楼在周家陆续出现。 ZMiOKVl  
          市场经济残酷无情,一些国有企业、集体企业首当其冲。由于他们背负着许多历史包袱,在劳动力成本、管理成本、体制、机制各种要素多重夾击下,多做多亏,少做少亏,因此产能大减,恶性循环,以致许多企业严重亏损。当时,许多大型伞厂都难以为继,入不敷出,纷纷减员下岗,已拿不出多少产品,很快败下阵來,面临重新洗牌的境地。1990年前后,国内伞具市场青黄不接,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正是崧厦伞业发展的第一个黄金时期,此时,小作坊、小伞厂如雨后春笋涌现。 )u=W?5%=}  
          当时,多数伞架作坊都是利用全国各地贩运进來的下脚料、次品以及那些倒闭伞厂的库存,经过整理加工,长的截(短),锈的(涂)漆,烂的剔(除),敲敲打打,凑凑拼拼组装成各档伞架。这种凑拢班子,产品参差不齐,没有统一规格,没有严格的质量标准,娘胎里带疾先天不足,伞面情况也是大同小异,更要命的是伞业从业人员剛剛离土上岸,还没有洗尽泥土,转变观念,他们还没有树立质量意识,因而伞的质量可想而知,实在不敢恭维。能凑合,过得去,象把伞,撑得开,有市场,能赚钱,己万事大吉。由于都是利用次品、废物,伞的成本很低,崧厦阳伞价格低廉极具竞争力,市场占有率很高,当初的利润也不簿。在雨具市场产品严重短缺的情况下,许多伞厂经过几年拼搏,已经打开了局面,站住了脚,崧厦伞业初战告捷。 XpE847!soL  
          尽管崧厦伞业发展迅猛,伞的产量持续上升,但市场的胃口似乎更大。每当春节一过,雨季來临之前,杭城香客最多之时,杭州市场的一些摊主为了抓住这一黄金时期,都会提前随带现金亲临崧厦,争先恐后赶到周家进货。他们对伞的质量要求也不高,多多益善,來者不拒,此时,周家所有伞厂的库存都被他们搜索一空,真是皆大欢喜。但创业的道路並非一帆风顺,后來,随着杭州城市的发展,原红太阳小商品市场、汽车东站批发市场,先后搬迁改造,杭州伞具批发业务明显萎縮,周家几家伞厂受到严重影响。而此时,经过几年历练,他们的生产能力已经大大提高,因而矛盾更加突出,急需寻找新的市场,拓展业务渠道。于是周家人继续发扬修伞时那种艰苦奋斗的精神,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去武汉汉正街、湖南常德、沈阳五爱市场设立销售窗口,又到首都北京、陝西西安摆摊,甚至連遵义狗家井市场都有他们的业务伙伴。 [Y@>,B!V  
          此时,那些国营、集体伞厂经过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转换体制以后轻装上阵,想夺回他们已经失去的市场,竞争更为激烈。一些小厂为了生存下去只得慢慢降价,每把伞的利润由最初的一二元,降到七八角、四五角,为了争夺市场,到后來已是降无可降,背水一战,把那些规模较大的伞厂逼到悬崖绝壁。而杭州天堂伞厂的产品却独占鳌头,让人仰望,每把伞的利润高达七八元、四五元,还十分畅销。一看人家这么高的利润,有人已垂涎三尺。此时,一些法律意识谈簿的伞厂开始偷偷生产冒牌“天宝”阳伞、冒牌“苹果”牌晴雨伞,並发往全国各地的批发市场。尝到甜头以后,有人还沾沾自喜,越发來劲。有着如此丰厚的利润,一旦有人带了头,当时跟风的人还不少。曾有一段时间,全国各地陆续发现大量冒牌“天宝”阳伞,为了保护名牌产品,维护厂家的合法权益,国家工商部门组织力量,实施打假行动。为了逃避打击,制假伞厂纷纷转移制作工场,东躲西藏,迁往禹丰、盖北、南湖等地,虽然他们十分隐蔽,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为了维护市场秩序,在当地政府有力配合下,最终,这些制假伞厂也认识到自己严重的侵权行为,在有关部门的督促教育下,承担了他们应有的法律责任,阳伞仿冒制假是崧厦伞业发展中的一折小小插曲。经历了这次风波,一些伞厂老板已经意识到创建品牌的重要性,随后,他们陆陆续续有了自己牌子,朝着做大做强的目标坚持不懈奋力前进。 >}O}~$o  
          人要衣裳,佛要金妆,阳伞需要包装。1988年初夏,唐嘉桥的文祥在义乌修伞途中,他顺便去看了一下当时设在皇园路还不成气候的义乌小商品市场。在一处地摊前,文祥发现了一批包装阳伞的塑料袋套,此时,他想到周家建华、国兴已在制伞,崧厦可能还有其他伞厂。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用50元钱买了2000只袋套,拿到崧厦街上销售,想不到袋套很快卖完,这么好的生意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第二天,文祥拿了家中仅有的500元钱再去义乌进货,不到二天,货又销售一空,而后,他不断前往义乌进货。当时,崧厦街上做伞具包装生意的只有文祥一家,别无分店,那薄薄的塑料袋套利润到不薄,因而资金积累很快。为了争取更大的利润,1988年底,文祥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自制一台台简易设备,招慕员工,创办了“强发雨具包装厂”,加工生产各种伞具包装,不久,随着资金的积累,又对设备进行更新换代。后來,他还为金鼎伞业加工“五华牌”晴雨伞包装。当时,金鼎伞业正为上海五华制伞公司贴牌生产,生意繁忙,要货很急,而且对包装袋套的质量要求十分苛刻,为了保质保量交货,工人常常加班加点,一边做,一边不断送货,有时晚上十來点钟,文祥还要送货。与此同时,还为联海和四埠的两家伞厂赶制袋套,他们也在贴牌生产。为了适应市场需求,文祥不断推出式样新颖的包装袋套,他开发的超迷你三折伞扣子袋,深受厂家、顾客的欢迎,曾风云好长时间,因而客户越來越多,連萧山南阳一带的许多伞厂纷纷前來订货,並且长期合作。随着崧厦伞业的发展,文祥的包装生意越做越大,1998年,他申请成立了诗诺包装有限公司,有员工六十多人。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崧厦伞业的发展,当地用工情況日趋紧张,因而劳动成本迅速上升,对公司的压力越來越大;同时,客户对包装质量要求进一步提高,竞争日益激烈,稍有不慎,客户就会流失。为了适应新的形势,公司一次性投入四十多万元,引进一套全自动的雨伞制袋设备。这套设备的投产,可一下子节省员工三十多人,既保证了产品质量,又提高了公司的经济效益,一举两得。 pz)>y&_o  
          经过几年发展,唐嘉桥已经有了伞架组装、制伞小厂以及包装制造,伞的产业链正在慢慢形成,並且正在发展壮大。然而创业的道路艰难曲折,当时,村里一爿组装伞架的夫妻作坊,刚刚起步,战战競競犹如盲人行路。此时,税务部门为了完成税收指标,眉毛胡子一把抓,为了一点点税费,开着皮卡,竟从他们家中抬走一台崭新的冰箱,从此,他家歇业关门。此事虽小,但当时震动很大,犹如杀鸡儆猴,已严重挫伤了当地农民创业的积极性,一些小作坊闻知此事,缩手缩脚,已经迈不开创业步子,不少人已关门外出打工。在一些地方、一些部门放水养鱼,抓大放小在当时仍然是一句空话,他们依然我行我素。 J>nBTY,_<  
          强发雨具包装厂曾碰到过一桩令人十分气愤的事情。那天上午,文祥正在街上摆摊,只有他老婆管厂,一位税务工作人员带人來到他厂,以买阳伞袋套的名义,未经同意,擅自进入生产车间,偷看产品制作的全过程,並仔细观看了各台设备,抄录了产地出处。随即,他的亲戚办了一家包装厂,很快制造出同类产品,为此,強发雨具包装厂一下子流失了如“金鼎”伞业这么重要的许多客户。虽然公司损失惨重,但税收利剑高悬,慑于人家重权在握,为了企业的生存,文祥敢怒不敢言。 $6D* G-*8  
          倒霉的事情接二連三,1997年,“亚州金融风暴”无情袭來,崧厦有家伞厂惨遭厄运倒闭,宣布清算关门,很多厂家受到牵連。清算时,债权人仅拿到百分之二十左右的货款,一把八九元的库存伞以七十多元抵债,实际到手的钱更少。此时,一些无良厂家也借故浑水摸鱼,趁机懒帐,汪家岸的文炳深受其害,七十多万货款化为乌有。这來之不易的血汗钱一下子打了水漂,对他打击实在太大,随后,他已失去了创业的积极性,缩小规模退回原地,他想还是小打小闹來得稳当。 d(ypFd9z  
          触一发动全身,一家企业的倒闭,往往牵动着千家万户,无非是损失大小不同而异。这次破产事件中汪家岸受牵連的並非只有文炳一家,其他小厂也是苦不堪言,惨痛的教训已使他们清醒地认识到处在行业末端的配套小厂,永远受人掣肘,被动挨打。从这以后,唐家桥的伞架厂纷纷转型制伞。市场风险无处不在,大浪淘沙,有人沉沦,有人顺势而为继续攻坚克难,搏浪前进。经历了“亚州金融风暴”以后,随着我国加入世界貿易组织,许多贸易壁垒不攻自破,外贸订单纷至沓來,崧厦伞业发展迎來了第二个黄金时期。此时,一些规模企业专攻外贸业务,放弃了部份内销市场,为小伞厂发展腾出了空间,这样大小伞厂错位发展,齐头并进。与此同时,当地政府已把崧厦伞业作为农村劳动力转移的主要途径,作为民生实事來抓,要求大力发展私营企业,並出台了许多优惠扶持政策,此时,税收政策才真正做到了抓大放小,放水养魚。崧厦镇规划了500亩土地,成立了崧厦伞业园区,此举无疑推动着中小伞企的加速发展。当地办厂经商的环境大大改善,农民创业的积极性大增,他们舍得投入,唐嘉桥的制伞厂又在不断出现,此时,几家领头伞厂迅速崛起。时至今日,唐嘉桥已有大小伞厂近四十家,並有十家规模企业先后在伞业园区和谢塘、沥海等地落户。目前,周家还有几家伞厂,由于各种原因错失良机,没有适时购买土地建造标准厂房,他们只能在自家的房前屋后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地方,搭建简易厂房。如今的周家村堡除了行人通车的道路之外,到处都是临时厂房,原先一片漂亮整洁的住宅显得十分凌乱,与当地的富有程度极不协调。周家的现实情況,也是崧厦许多伞业专业村的真实写照,企业的迅速发展与土地政策的日趋收紧,矛盾十分突出。他们只能“螺蛳壳里做道场”,小班子演大戏,二十來位员工,几百平方米的简易厂房,产值已达一千万元以上,上缴税收几十万元。小厂没有办法,只得借力行船,他们买好材料以后,几道主要工序都在厂外有条不纹地流转,有人划料,有人缝伞,还有人绕(音)伞,厂里只要装装手柄,检验整理,装箱打包,倒也轻松。但遇到大的外贸订单,若要实地验厂,总感到底气不足不敢貿然接单,他们正在默默呼喊,耐心等待时机。 t:vBVDkD  
          几经辗转历尽艰辛,目前,绝大多数周家伞厂的业务人员已在义乌国际小商品市场胜利会师,毕竟这里万商云集,业务好接,而且物流发達畅通,是一方理想的经商之地。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唐嘉桥人紧跟时代的步伐,经过近三十年持续不懈的艰苦奋斗,已创造出一番的新天地,成绩卓然,令人敬佩。一位村干部十分自豪地如数珍宝:从伞配件第一摊的朱乐,到他儿子创办的“雨富”伞架厂,再到现在的开泰伞业有限公司,崧厦伞业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开泰伞业拥有两处厂房,占地面积30余亩,总建筑面积25000多平方米,有员工300多人,公司已成功注册了“开泰”牌商标,2010年产值達7000多万元,成为崧厦伞业十強之一。人们不会忘记,文兰、文炳兄弟是崧厦伞架组装的开拓者,还有诗诺包装是第一家伞具包装企业。那顶天立地的“天外天”伞业集团是崧厦人的骄傲,更是唐嘉桥人的骄傲。徐海南夫妇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创办“仲海”太阳伞厂以來,一路披荊斩棘,脱颖而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如今“天外天”公司占地面积200亩,总建筑面积16万平方米,拥有近2000名员工,公司已跻身于“2009年浙商全国500強”行列,他们的“风雨”牌晴雨伞被评为浙江省著名商标和浙江名牌产品,2007年4月12日公司股票在澳大利亚成功上市,成为中国首家登陆澳州资本市场的制造企业,也是我国制伞行业中第一家上市公司。唐嘉桥还有三家默默无闻的配套小厂,既有制管(阳伞中棒)厂,也有塑料伞配件厂,他们同样在发挥自己的光和热。 6j6;lNUc  
          崧厦伞业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小到大的艰辛历程,从1986年秋,周家建华开始制伞,自己摆摊零卖,到2007年春暖花开之际,“天外天”伞业在海外成功上市,期间只有短短二十一年,弹指一挥间,崧厦伞业已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令人惊叹,催人奋进,这与我国改革开放的大环境密不可分。正如朱乐老人所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崧厦伞业”。如今唐嘉桥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伞业专业村,她的发展历程也是崧厦伞业发展的缩影。崧厦伞业发展已经历了两个黄金时期,许多企业都有了长足的发展,居安思危,崧厦伞业依然任重而道远,当前一些厂家已遇到了发展瓶颈,他们正站在十字路口犹豫不决。为此鼓与呼,只有转型升級,创建品牌抢占高端市场,将会迎來崧厦伞业发展的第三个黄金时期,相信他们一定会抓住新的发展机遇,向着更高的目标努力攀登,续写新的辉煌。

 
点击率
4353

最后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C) 2019  苏州雨维斯纺织纤维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设计制作:东方网络  网站管理  苏ICP备13018325号